慢性肾脏病(肾衰竭)

俞雨生教授|腹膜透析是肾脏替代一体化治疗的排头兵


提起透析治疗,很多肾友非常惊慌,感觉一旦实施透析好像自己生命到了世界末日一样,其实这是一个天大的认识误区。透析治疗广泛应用于临床已有半个多世纪,近20年来无论是血液透析(HD)还是腹膜透析(PD)都有非常显著的进步,在我国这类治疗措施早就摘掉“高、大、上”的帽子,并被列入重大疾病医疗保险报销项目,普及至社区医院及居家治疗。透析治疗也越来越往高性能化、自动化、居家化等方向发展,今天的透析效能已完全能满足人体正常生理代谢的需求,相当一部分透析患者也能像正常人一样边工作边治疗。就透析治疗效果而言,PD、HD与肾脏移植(RX)之间彼此类似,但各有长处,故肾脏病界将这三种治疗模式共同纳入“肾脏替代一体化治疗”概念中。所谓“肾脏替代一体化治疗”指的是在尿毒症病程的不同阶段,根据患者的病情特点合理安排不同的肾脏替代治疗方式(包括PD、HD和RX),以提供给患者最佳的治疗效果、最好的生活质量和最优的生存期。

具体来讲,重点根据尿毒症患者的残余肾功能、心血管状态、自我管理能力、心理状态、医疗资源、家庭环境和社会支持等因素来考虑选择最合适的肾脏替代方式,使每一种都能充分发挥其优势,使尿毒症患者在肾脏替代一体化治疗流程中适时获得最恰当的治疗模式及效果。

PD是利用自身腹膜充当透析膜,整个透析过程不仅不发生较大的血流波动变化,碱性透析液进入体内后迅速发挥纠正酸中毒作用,腹腔内的透析液对改善慢性肾脏缺血、缺氧也发挥非常积极的作用。所以,很多尿毒症患者在腹透后迅速出现残余肾功能改善的征象,如尿量增多、酸中毒纠正、贫血及睡眠质量改善等,这些效能都是血透治疗所不具备的。所以,就PD而言,它因具有非常独特的治疗效能及相对低的费用而担当着肾脏替代一体化治疗排头兵角色。


随着PD技术的普及,特别是自动化腹膜透析机(APD)的问世,大数据显示这种居家治疗形式不仅极为安全,患者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惯来安排透析及工作时间,生活质量及幸福指数也有非常大的提升。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PD第一大国,PD以及APD几乎已运用于所有急、慢性肾功能衰竭;体内容量负荷过多(心衰、难治性肾病浮肿);电解质和酸碱平衡紊乱;急、慢性肝功能衰竭;药物和毒物中毒等众多疾病患者;有时还作为腹腔给药及补充营养的一条重要途径。


根据笔者大量的临床实践体会,除了晚期尿毒症外,PD尤其适用于一些在慢性肾脏病(III-IV期)基础上合并急性肾损伤(AKI)的患者,他们原本有轻-中度的肾功能损害,但在一次感冒、药物或脱水后肾功能急骤恶化,血肌酐骤升(合并AKI),及时实施腹透可有效遏制病情的进展,部分患者经过一段时间透析治疗后肾功能可恢复至前期状态而拨除腹透导管。

值得一提的是,PD良好的治疗效果主要是通过保护尿毒症患者自身残余肾功能而获得的,故残余肾功能的状态是决定透析疗效好坏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如果患者无尿或残余肾功能已完全丧失,不建议将PD作为首选治疗措施。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尿毒症虽然表现为肾功能的衰竭,但决定最终的结局并不在肾脏本身,而是心脏和大脑。透析治疗本身不是目的,早期适时开展透析治疗是预防或延缓心、脑等更重要的脏器不发生功能衰竭的重要手段,在此提醒广大肾友无需对透析治疗产生不必要的恐惧,它就像日常输液一样是治疗肾功能不全的一项极为普通的常规措施。